i-Learner Education Centre

成功之路 » 中華文化藝術

中華文化藝術—瓷器

/葉宥辰

說起瓷器,你會想起甚麼?

是新年的時候,用來盛載年花的白底藍紋的釉瓶?是寺廟中潔白無瑕、溫潤如玉的觀音娘娘塑像?還是古裝電視劇裡,古人喝酒時所用的褐色器皿、青色瓷杯?無論是哪一種,它們都反映著中國瓷器的藝術美。便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中國瓷器的起源、種類、藝術風格。說不定,經過我的介紹,你會發現瓷器的美。

 

中國瓷器的起源──陶器、瓷器各不同

中國的製瓷工藝是由製陶工藝發展而來。要知道,陶器(pottery)與瓷器(porcelain)不同,前者是指各種黏土在攝氏900度燒製的產物,其吸水率按質量計算在10%以上,硬度較低,往往沒有釉彩;後者往往選擇使用高嶺土、瓷土作為原料,瓷器的燒成溫度至少達攝氏1200,吸水率按質量計算在0.5%以下,表面常有玻璃質地的釉彩,敲擊時會發出清脆的金石聲。

 

據考古學家推斷,最早從商代到春秋戰國年間,先民無意中發展了燒瓷的技術。從該時期出土的青釉器之中,某些印紋硬陶常與原始瓷器同時出土。經現代學者利用化學及顯微鏡分析,證實兩者之間有密切的關係。由此推斷,原始瓷器是在印紋硬陶工藝中孕育發展而成。及後,古人在實踐中,逐漸認識到不同金屬氧化物能呈現不同顏色,而且金屬氧化物的含量及燒成條件的控制會得到不同呈色效果。積累的經驗促使他們有意識地選擇一些含鐵、銅、鈷、錳等氧化物原料來製成各種顏色釉。因此,隨着顏色釉的發展,才出現了絢麗多彩的瓷器。

 

中國瓷器的種類──單色釉、彩色釉

  瓷器的種類繁多。但為方便理解,可簡略分為單色釉及彩色釉兩種。單色釉只使用釉本身的色彩,不再另行繪畫。其中最古老及著名的便是青釉,代表作品:宋代龍泉窯粉青釉、景德鎮的影青釉,其色澤均勻、高雅溫潤、狀如美玉。其他常見的單色釉為:黃色、褐色、白色、黑色、紅色、藍色。值得注意的是,白釉看起來像是最簡單的類型,但其實不然。在發明增白劑以前,製作者只能選用非常純淨的原材料,因此潔白的瓷器分外珍貴。其著名作品,便是明代永樂窯的甜白釉和德化窯的豬油白釉,較為深入民心的,則是披座觀音塑像。

 

彩色釉,較常見的名字為彩瓷。彩瓷是用各色礦物顏料描繪裝飾過的瓷器,根據顏料位置的不同,可分為:釉上彩及釉下彩兩類。釉上彩是在燒好的瓷器上,用鐵紅描繪圖案,然後再以較低的溫度二次燒製,色彩斑斕絢麗,其中著名的作品是宣德青花礬紅彩海水龍紋盤。釉下彩的製作方法,是先在胎體上畫好圖案,再附上一層釉料,最後把釉與圖案同時燒製。如此一來,在瓷器上便形成不同形態的花紋。其中較為著名的例子,便是景德鎮青花瓷。瓷器以白色為底色,在上面印有藍色釉料,形成不同的圖案。

 

中國瓷器的藝術風格

中國瓷器的藝術魅力主要體現在三方面,其為:造型、紋飾及釉色。在造型方面,瓷器的種類繁多、大小不一。既有偉岸渾厚的大型器皿,也有精巧玲瓏的嬌小之作;既有絢麗多姿的彩瓷,也有如翡翠美玉般的單色釉瓷;既有以繪畫方式描繪的圖案,也有以刻、畫、雕、印之法裝飾的紋飾。

 

瓷器上的紋飾不僅是裝飾器物的圖案,它還體現了人們對生活的一種信念和熱愛,因此紋飾的發展表現出強烈的時代特徵。例如早在新石器時代的陶器上,便出現簡單的幾何圖形、動物和植物紋飾,這些都是原始先民生活的反映。隨着社會發展,大量充滿吉祥寓意的紋飾開始出現在瓷器上。至清代,瓷器上的裝飾紋樣甚至達到了「圖必有意」、「意必吉祥」的地步,在中國的傳說中,龍能帶來風雨,護佑國家風調雨順,前述的龍紋彩瓷,便是明證。

 

瓷器的釉色反映的是東方審美的獨特趣味及藝術思想。每一個朝代有其特色及偏好,從色彩絢爛的唐三釉及清朝的粉彩瓷器中,反映的是時人追求錯彩縷金的藝術美態;從天青色的汝瓷,我們明白宋朝崇尚自然,以簡樸為美,對「清水芙蓉」的藝術追求。值得一提的是,宋代的開片釉體現獨有的美學觀感。開片是瓷器釉面的一種自然開裂現象。瓷器在燒製的過程中經歷冷卻的程序,部份瓷器在冷卻時崩裂釉面,形成不規則的紋路,它們有粗有細、有長有短、有曲有直,形似冰紋、金絲、鐵線、蟹爪。這些瑕疵卻反而成為一種審美意趣,宋人喜歡沉靜地欣賞這些純粹的形式,窺見秩序與變化。

 

總結——我們與瓷器的關係

如何欣賞中國的瓷器?回答這問題前,我認為必須問自己:「它與它背後的故事有沒有打動你?」。假若我們足夠好奇,不難發現每一件瓷器,都是古人的日常用具,那些杯、盤、碗、碟都是當時尋常不過的器具。 它們本不是純粹為藝術而做出來的東西,而是為了生活。它們植根於生活中,可是它們可以在生活裡面有這麼高的一個品格。假如懷著這種心情,自然懂得發掘更多細節、探索它們背後更多的故事。在此,套用前人曾說過的一句話:「生活中從不缺少美,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。」轉換了眼光,下一次,或許你會發現天青色的汝瓷裡有一種飽滿、安靜。或許你能在開片釉破裂的紋路中之中欣賞在困境裡的頑強。

 

參考資料:

劉偉,《中國瓷器藝術》,中國文化研究院

https://chiculture.org.hk/tc/china-five-thousand-years/2047